[Watch_dogs]虚幻

——谁说恶棍没有信仰?


艾登深吸了一口气,又吐出来。他在调整步伐。尽量真实,他对自己说。两只手都插在肥大的口袋里,压低鸭舌帽帽檐,弓起背,耸动肩膀。要真实。他哼起了歌。


又是芝加哥一个明媚多情的秋天,爪牙尖利的鹰风在栋栋玻璃大楼间跌跌撞撞,闯过一个又一个死胡同。明媚多情在芝加哥往往会被赋予新的内涵:人行道上落满枯黄叶片,蒙着灰尘,阳光也点不亮;唯有暖气充足的室内盆栽的蕨类植物青翠如人造,纤尘不染,是那种迪士尼卡通片的夸张色彩。


他朝关在玻璃内面容暗淡的顾客吹了声口哨,算作招呼:“看上去真傻啊,伙计。咖啡好喝吗?”啪。很响的一声。附带一个破裂...


They'll never learn.                                              ——Geralt...

愧对人民……我这么渣的人愿意关注我的朋友你们辛苦了……

不好意思我得潜水下去了,去他妈的会考、去他妈的学校。我、我会尽量腾时间发文的!

自微机课打开电脑那一刻的忧伤

这世上最痛苦的事大概是:


你心血来潮搞了一篇中长

因为太懒于是把它遗忘

等你回头想起欠过的债

突然发现

你是用脑子记的    

大纲


I love you all.

无论你是谁,步履蹒跚的醉汉、穿亮片的女人、嘎吱作响的门、叽叽叫的卡其布裤子。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很高兴认识你,很高兴我们不再相遇。

I love you all.

Happy Birthday ,Aiden Pearce.

这是男孩儿的一次冒险。妈妈不会知道的,夜已经深了,他的脚步声很轻很轻。地板冰凉,男孩光裸的脚在触及地面时瑟缩了一下,但他还是义无返顾地跳下床。冒险嘛,总要付出点儿什么。

首先是妈妈的卧室,男孩儿小心翼翼地推开门,堪堪露出一条缝隙,妈妈睡得很香,意外地香甜,很多次男孩只会看到她皱紧的眉头,含混的梦呓,她陷入某个不愉的梦境太久了;其次是起居室,男孩咧开嘴露出一个无声的微笑,他的iPad他的乐高模型他最喜欢的游戏,这是块已知的宝地,爱德华船长的领地,他驾驶着寒鸦号、带着忠心耿耿的水手找到这里,在此插上黑骷髅头的旗帜;最后是冒险的终点:客厅。

夜晚的客厅充斥着怪物,用羊绒披身的棉花怪,身形细长的会...

发个文,阿泰尔中心,疑似隐AM,MA无差。

我想了很久也不知道怎么说,于是就不说别的了,就一句:可能坑(。

出于某种原因我把它放在子博里,想看的各位大爷快来看,说不定下回它就不在冷宫了呢。

这里

密码:123

Welcome to Chicago!(下)

噔噔噔噔噔噔~!


嗨好孩子们,很高兴你还在听我的节目,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活得好好的,肢体完整,没有被条子折损、扭曲、玷污。热烈祝贺!


但我不开心。


我不得不念新闻,现在是社论时间。可怕的新来实习生正监视着我,以捕捉任何有可能的漏洞。顺便应付导播室里的老鼠。老鼠们可怕至极,一只两只三只,每一只都发出“嗞嗞”的叫声,并意图攻击所有设备。活像静电炸弹。好比喻,三倍的欢迎!


让我看看有什么新东西可念呢……“阴影下的虚假——‘私法制裁者’是谁?他要干什么?”,这可是老新闻了。


“近几个月来不少市民声称有位神秘人...

Weicome to Chicago!(上)

疑似欢乐向,跟《Welcome to Night Vale》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欢迎来到芝加哥!


【欢快的主题音乐响起】


我是你们的好主播米基①,来自一个幼稚如该节目主题音乐的电台,事实上我的名字也是那帮幼稚的策划人员起的,所以——不记住它也罢,我不希望有可爱的听众拨打投诉电话说有个叫米奇的小混蛋偷袭了电台,并且大肆传播童话故事。无聊的,童话故事。


现在,我应助手的要求为你们播报一条新闻。


正如华尔街日报所说,“私法制裁者”又一次袭击了法拉盛区的蒸汽管道,强烈的蒸汽导致三辆汽车镜面漆脱落、一辆汽车底盘严重受损。我们向居住在法拉盛街区的听众们...

Stinger

“我的家乡有句老话,铁石心肠;不过,干得真漂亮,伙计。”

  “电子邮件呢?”

  “怎么张口闭口都是这么缺乏人情的话,已经发送了,拜你那奇怪的坚持所赐我差点被警察追踪到!你这怪人。”

“没有埋怨我的必要,马修已经死了——如你所愿。所有冒险都值得。”

   本来通话到这儿他就该挂断的,不过他没有,刚刚解决的案子和那部未完的老电影正在脑子里跳起缠绵悱恻的舞,意外地有些软化了他的发声器官,他想倾诉点儿什么,赶走脑海里闹哄哄的欢快的歌舞,赶走乔治·克莱森死人一样的苍白腐朽的脸孔,哪怕倾诉对...

1 2 3

© 正经人—不说话的是小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