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流(二)

  •  突然发现时间大BUG了……果然我不该作死。

  • 人物ooc好严重啊!……果然我不该作死。

  • 如果哪天电脑死机了……我错了狗哥!我再也不敢了!


    2012年9月30日      艾登十岁,三十八岁

Aiden Pearce:习惯就好,我无数次告诉自己。发生太多次了,往往我凭借这种能力能躲开老酒鬼或是尼克和他的大块头表哥,也许值得庆幸,但我不想离开妮可,她需要我。

               又一次。我重重地吐了一口气,还好妮可在李太太家。

               尼克成功地堵住我,一个死胡同里,不过他没能如愿——我跌进了另一个死胡同里,碎纸、空易拉罐、旧画报,哦,还有一个人。他在流血。

               我不得不接近他,万幸的是他昏迷了;他紧篡着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女人和两个孩子,其中的女孩儿看起来很像——很像——

               “妮可?”

               一只手抓住我的手腕,很痛。男人是清醒的,他没有昏迷。我开始发抖,只来得及和他视线相对。我消失了。


艾登·皮尔斯: 我已经两天没睡好了。大部分时间里我在躲避黑帮的喽啰、收尾人和警察,神经紧绷,而当我闭上眼,我会看见那场车祸。莉娜,我的侄女,因为我的自大死了,我也是凶手。

               这次的追兵很辣,也许是收尾人,警察大都是软骨头,至于黑帮,他们不敢。我冷静地思考,收尾人,狙击手,袭击不致命,他大概想和我谈谈。线索很明了…… 

               有人。一个男孩,无相关信息,初步判定无害。我装作昏迷不醒,等待他靠近,他注意到我手里的照片——

               “妮可?”

               天哪,我想起小时候的秘密,在我紧张不安时会发生的秘密。 


评论
热度(5)

© 正经人—不说话的是小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