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杀机和杏仁巧克力(无CP)

  • 我是日更小王子♪

  • 单身狗的恶意嘛嘿嘿嘿嘿你懂的

  • 庆祝有人的关怀评论!

  • 是不是可以不更那篇了呢今天?

  • 还是好短啊!!(;′⌒`)

        
操,艾登大口大口地喘气,像条濒死的鱼,他徒劳地汲取氧气,操,他想。

 

 “一场噩梦而已,只是噩梦。别害怕,你要冷静,艾登,你必·须·冷·静!”他朝自己的脑子大吼,然而没有奏效。他软成一滩巧克力,一滩散发着香味的在平底锅中无助挣扎的的巧克力原料,很快会被倒进模具里冷却定型然后用撒了金粉的粉色锡箔纸包裹,带着甜腻而虚假的爱语进入胃液,继续融化成一滩类似烂泥的玩意儿。

 

这感觉真他妈的真实,私法制裁者疼得神经都在抽搐,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不掺假地痛恨情人节,以及认真咀嚼巧克力的蠢蛋情侣。愚蠢,那女人往巧克力里放了氰化钾,“亲爱的,尝尝杏仁味儿的,私人订制”,他敢打赌男人甚至尝不出苦味儿①。嘿,倒数五个数,看他能撑多久,艾登不无恶意地想。不出五分钟②,来不及抢救啦。

 

醒来时艾登的头还是疼得要命。T骨抱着打字机③扭头打招呼:“醒了?你看上去像刚被电击过。”

 

“差不多,”艾登犹豫了一会儿,决定不告诉他自己的梦,“这几天到处是棘手的案件。”相比之下能抽空打个盹的伏击毒贩轻松多了。

 

“坏蛋们也过情人节,真有情趣。”T骨低声地笑。他们躲在码头的一个集装箱内,托约尔迪的福箱内居然有床被子,虽然脏兮兮的但比硌人的金属板柔软,快要神经衰弱的艾登由衷感谢约尔迪。

 

前天的那起情杀案真够棘手的,杏仁儿味巧克力,满含虚幻的爱意和刻骨的杀意,漂亮的凶手差点反咬艾登一口,他逃了五个街区才甩开警察,可还有毒贩。“大人物”死亡总有些与众不同,比如一次业内的大洗牌。

 

哈,迟到的情人节,我要给外来客们一个惊喜。艾登握紧遥控器,十来个静电炸弹的大惊喜。

 

 

 

我是凑字数的注释:

①:氰化氢(HCN)是一种无色气体,带有淡淡的苦杏仁味。有趣的是,有四成人根本就闻不到它的味道,仅仅因为缺少相应的基因。氰化钾和氰化钠都是无色晶体,在潮湿的空气中,水解产生氢氰酸而具有苦杏仁味。

②:如果口服大量氰化物,或通过静脉注射、吸入高浓度氢氰酸气体的形式中毒,1-2分钟后就会出现意识丧失、心跳骤停并导致死亡。(砒霜中毒大约需1小时方才出现症状,且要等到数小时后甚至次日才会死亡,想要效率千万不要用

③:汤普森冲锋枪(Thompson Submachinegun),又称汤米冲锋枪(Tommy Gun)、芝加哥打字机(Chicago Typewriter)(由于开枪的声音嗒嗒嗒的似打字机而得名),是美国二战期间生产的最著名的冲锋枪,芝加哥黑帮的爱。《生化危机》系列里重要武器之一。

                                                            ——以上信息摘自百度百科和果壳网

 


评论(4)
热度(26)

© 正经人—不说话的是小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