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流(四)

  • 又是新的短小一章

  • 总觉得越写越没手感……灵感你在哪?(;´༎ຶД༎ຶ`)

  • 先前忘了说,在这里补上私设之一:

            时间紊乱症是一种极罕见的基因缺陷病症,患者会在情绪较激烈时发病,时空感产生错乱,也就相当于进行时空旅行,可其实是幻觉。但是放心Aiden在穿越时衣物是随身的,嗯,我没那么丧心病狂。

  • 艾登好爸爸上线_(:зゝ∠)_【咦我的电脑怎么死机了

 

“感觉如何?感觉如何?”

                                     ——亨利·德坦布尔,来自《时间旅行者的妻子》

2012年12月1日   艾登十岁,三十八岁

Aiden Pearce:这里大概是冬天,很冷,冷风试图钻进每条缝隙。而我穿着印有熊头的T恤,不得不接受艾登的风衣,没错,他说他也叫艾登·皮尔斯,这像个笑话。我不打算相信他。在南区我从不相信除妮可外的任何人。

               “你没有骗我?”我抬头问他,如果回答表现出一些不好的意图,我可以逃跑。街上到处有等着向被拐骗的男孩发善心的傻瓜,十岁小孩的一滴眼泪可以盖过成年人关于自己无罪的的任何长篇大论,并且不会引起怀疑,和案发现场可不同。

                “很快就到了。”他没有回答,而是将帽子戴在我头上,以遮挡寒风侵袭。好了,这下他只能靠毛衣取暖,骗子可不会做类似的蠢事。

                我瞪着过大的帽檐,试图用视线钻透灰黑色的织物:“去哪?” 

               “你需要一个温暖、舒适,保证不会让你感冒的地方。”

                所以,艾登带着我住进了一家温暖、舒适、保证不会让我感冒的旅馆,说到做到。乔·史密斯和他的儿子奈尔·史密斯从洛杉矶来芝加哥度假,梳着发髻的服务员居然相信了。真顺利,以及,这里的人都蠢透了。无论是谁,一样。

艾登·皮尔斯:如果你的童年在南区度过,你会明白生活充斥着贫穷、得过且过、枪械、毒品和帮派火并的滋味;如果你的母亲过早地死去,而恰好父亲(我真不想这么称呼他)是个靠酒精和家庭暴力来逃避现实的懦夫的话,你会更厌恶或更期待家庭与责任,不幸的是,我不属于两者中的任一个;如果尚年幼的你掌握了某种超越现有科技的能 力,它只会带来困扰,有很大几率你会走上错误的道路,并为此后悔终身。我即如此。

             过去对我而言不是什么好的回忆,尽管现在一样。至少我重返了一条我真正认为适合我的道路,复仇之路;我十分希望从开始的岔路起,就有人引导那个还不知未来的男孩,他不该和我一样在犯错后才知道弥补,那是徒劳的。

            对,没错,我想做点什么,哪怕是徒劳。






评论(1)
热度(24)

© 正经人—不说话的是小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