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流(五)修改版

  • 偷偷码出来的字果然渣,只好再小修一下,不过会有修改版2.0也说不定

  • 大概以后不能保持更新了,抱歉。

1984年9月20日         艾登十岁

Aiden Pearce:老酒鬼难得清醒一次,决定去找工作,不过很快酒精的劲头儿就会退去,他会稍微清醒清醒,说不定在看守所里过上舒舒坦坦的几夜,没有孩子,没有破旧的公寓提醒他过去已逝。老戏码了,我甚至不用猜。看啊,一个酒鬼、无赖,和两个未成年人,依 靠社会救济生活,在南区,没有老大哥①的庇佑什么也做不成。妮可不赞成这么做,她痛恨黑帮,也厌恶我鲁莽的做法。但她阻止不了我,于是她开始厌恶这个家, 这是对的,好姑娘。

我坐在唯一完整的沙发上,电视糟透了,无论哪个频道都是一片嘈杂,一刻不停的闪屏让我头疼,我大概支撑不了多久。妮可站在门口,看上去她要出去。

“去哪?”

她有些被我吓到了,不过惊讶只在她的脸上停留了几秒,或者更短:“李太太家,李先生几天没出现了,李太太腿疼,南希一个人忙不过来,得有人帮忙。”这种天气犯风湿,一定是楼上又私接水管。

“好吧,你最好在李太太家过夜。”我头疼得更厉害了。也许我要故地重游了。

“你不会是?不,绝对不行。”妮可不满地瞥了一眼我,她肯定在想我腹部的疤痕,我在一次火并中意外得到的“礼物”,意外而已,我不参与正面冲突,但妮可仍旧不乐意,她总认为我时刻会扛着枪冲进打得一团火热的混混中去。

她抱起双臂,假装成一位严厉的家庭主妇,说:“听着,Aiden,你应该和他们划清界线,那是群人渣。这不是什么酷爆了的犯罪游戏,天知道哪天你会被连累到进监狱,也可能是下地狱!”

“我知道,妮基,我不做送死的事情。”太好了,妮可看不见我开始流冷汗。不能让妮可担心,脑海里有个声音告诉我,不能告诉她,说不定哪天这能力……这怪病就会好转。隐藏起来,包括一切。

“希望如此。”妮可闷闷不乐。现在是傍晚,从窗户看,阳光将天空染成橘红色,而它本身红得像一滴血,不过颜色足够温暖人心。妮可又低声说:“我很爱你,哥哥。”而过了静默的几分钟后,我才同样低声回答:“谢谢,我是说,我也爱你,妮基。”回答很艰难,不只是生理上的,我显得有些局促不安。表露感情? 天啊。             


“对了——你说,熊队明年会得冠军吗?”谢天谢地妮可没注意到我的异常,她在看电视屏幕,它时不时变成一片雪花,尽量显示出NFL②的火热盛况,但力不从心,运动员的每个动作是一帧一帧跳出来的,像是流浪汉手里可笑的木偶。流浪音乐团闯进强盗的家中大闹,一片混乱抢夺。它们夺得了食物和橄榄球④。快跑!人们大喊。加油!

“我想,一定会大获全胜的。”晕眩之中我听到自己说,太冷静了,我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这么说,像是从别人口中跳出来的,“你该走了,南希会等不及的;别忘了,今晚在她家过夜,老酒鬼八成不回来了,我也是。”

2012年10月1日   艾登三十八岁

艾登·皮尔斯:我跪在地上,好让自己与 Aiden视线相平,他要消失了,不住地发抖,不适感应该让他想呕吐。“冷静下来,听我说,你要回去了,妮可在等你呢——别紧张,冷静下来,你会习惯 的。”尽管他已经经历过一些……不堪入目的东西,但他还小,没有经历更艰难更痛苦的未来,他还小,还没有习惯。

我尽力安抚他;转移注意力,对,泄露一个无损未来的小秘密,转移他的注意力。放轻松,放轻松。我极少这样紧张。深呼吸,慢慢来,照我说的做,吸气——呼气——吸气——呼气——好,就这样,奖励你一个秘密,你会喜欢的。

“明年,也就是1985年,芝加哥熊队会赢得超级碗③;相信我,这一刻不会很久,你要耐心等待,胜利将如期而至。”他很惊讶,看得出来,然后,他消失得干干净净,只剩下我还跪在地上,手掌上余温未消,雪水浸透了风衣下摆。

 

注释:

①:暗指黑帮头头们,虽然我觉得不需要注释但……以防万一吧。

②:国家橄榄球联盟(National Football League,NFL),是世界最大的职业美式橄榄球联盟,也是世界最具商业价值的体育联盟。联盟由32支来自美国不同地区和城市的球队组成。在常规赛季中,每支球队在9月至12月间共17周的时间内打16场比赛。

③:芝加哥橄榄球队,曾获得八次NFL冠军,并于1985年夺得第一次超级碗冠军。这里私设小Aiden是芝加哥熊队的粉丝。

④:其实算是个冷笑话……吧,《不莱梅的城市乐手》,德国童话,1857年被收录入《格林童话》。有兴趣的可以搜一搜,回味一下自己的童年(我在说什么)


评论
热度(21)

© 正经人—不说话的是小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