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nger






“我的家乡有句老话,铁石心肠;不过,干得真漂亮,伙计。”

  “电子邮件呢?”

  “怎么张口闭口都是这么缺乏人情的话,已经发送了,拜你那奇怪的坚持所赐我差点被警察追踪到!你这怪人。”

“没有埋怨我的必要,马修已经死了——如你所愿。所有冒险都值得。”

   本来通话到这儿他就该挂断的,不过他没有,刚刚解决的案子和那部未完的老电影正在脑子里跳起缠绵悱恻的舞,意外地有些软化了他的发声器官,他想倾诉点儿什么,赶走脑海里闹哄哄的欢快的歌舞,赶走乔治·克莱森死人一样的苍白腐朽的脸孔,哪怕倾诉对象是个只会谈钱的生意人。

   

 

小男孩在追逐宝贝汤姆的伟大历险中遇到了障碍。他撞到大人了。

   好孩子应该对撞到的人道歉,但叔叔看上去不好接触,像是会恶狠狠地责骂他的人,就像爸爸,他从不害怕爸爸——也许是有点害怕。妈妈知道会伤心的。

   但叔叔只是看上去不好接触,没有责骂,没有殴打。叔叔还帮他捡回了圆溜溜的汤姆,哦,对了,汤姆是男孩的皮球,他喜欢给自己的东西起名字,他一直认为没有名字实在太可怜了。男孩对帮他捡回汤姆的叔叔说谢谢,附赠一个微笑。

   叔叔愣了一下,回以一个略带歉意的同样小心翼翼的微笑,以及一个“稍等”的手势。他对耷拉在衣领外的蓝牙耳机低声说话,用手遮住口型。其实他不必这么做,男孩听不到的。

 

  

“凭他一人是杀不死马修的,长期的潦倒生活已经拖垮他了,他一定有帮手。”

  “可怜的人,被马修害的家破人亡,还要落到你手里。”

  “我不会放过任何有罪的人。”

 

 

这时几辆警车从旁呼啸而过,男孩艳羡地看着红蓝闪烁的车灯。警察,可以把那些欺负弱小的坏人抓进监狱,守护正义,多威风啊。他也想当一名警察。这样再也没有人欺负他和妈妈了。

小男孩看得很认真。

 

 

“无名的、不被人承认的正义,艾登,你就是个疯子。你真觉得自己就是正义吗?即使你真的守护了芝加哥,也没有人会感谢你,没有人,他们只会把你送进监狱受尽折磨羞辱,就像那个乔治·克莱森。”

“我知道。”

“你这疯子。”

“我知道。”

他知道,因为他忘不掉过去。时间抹不去往事的痕迹,谁也不能忘。忘记是最大的背叛。


                                                                                   END.


stinger意为“电影彩蛋”。







评论(3)
热度(25)

© 正经人—不说话的是小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