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ch_dogs]虚幻

——谁说恶棍没有信仰?

 

艾登深吸了一口气,又吐出来。他在调整步伐。尽量真实,他对自己说。两只手都插在肥大的口袋里,压低鸭舌帽帽檐,弓起背,耸动肩膀。要真实。他哼起了歌。

 

又是芝加哥一个明媚多情的秋天,爪牙尖利的鹰风在栋栋玻璃大楼间跌跌撞撞,闯过一个又一个死胡同。明媚多情在芝加哥往往会被赋予新的内涵:人行道上落满枯黄叶片,蒙着灰尘,阳光也点不亮;唯有暖气充足的室内盆栽的蕨类植物青翠如人造,纤尘不染,是那种迪士尼卡通片的夸张色彩。

 

他朝关在玻璃内面容暗淡的顾客吹了声口哨,算作招呼:“看上去真傻啊,伙计。咖啡好喝吗?”啪。很响的一声。附带一个破裂的口香糖泡泡。

 

艾登咧开嘴笑了。活像个小混混。

 

完美。

 

现在他确信自己已融入人群,像一匙蜂蜜倒进柠檬茶,巧克力豆无声融化在糖煮水果汤里,爱丽儿①拥抱海洋。潜伏可是他的拿手好戏。

 

他漫无目的地走着,以一个恶棍的方式。有人被撞疼了肩,在看到他的脸时乖乖闭上要抱怨的嘴巴。很好,他是个成功的小混混、未来的恶棍,七岁时就在心脏处纹上帮派的徽章图案,一只流着涎水的狰狞的Wendigo,二十三岁时将开始兼职处刑人,抓捕或干掉自己曾经的同伙,而三十八岁时会……

 

两只小手拽住了他的衣摆。艾登回过头来,看到两个孩子充盈着欢乐的笑脸。

 

“抓到你了,坏蛋!”两个小孩一齐欢呼。艾登·皮尔斯的世界突然颠倒,他晕头转向,像喝了三大杯苹果酒兑伏特加,芝加哥无情的街道转换成温馨的两居室,贴着淡黄色墙纸的活动室,毛茸茸的糖果色沙发,玩具撒得到处都是。他不小心踩到了一只丑的要命的棕熊,彻底受两只小手的控制。天啊天啊,年轻的坏蛋变成大叔了,他该怎么做才好呢?

 

恶棍不得不举手投降了,唉声叹气,神情沮丧。坏蛋被两个小私法制裁者抓住了。但恶棍加坏蛋禁不住好奇地问道:“怎么发现的?”

 

小私法制裁者们尽力装作严肃的样子,不过都失败了,一个眼里的光芒太亮,另一个的辫子从太大的帽子里漏出来,随着她的动作一起蹦跳。两只小手指向恶棍加坏蛋的鸭舌帽,他们异口同声,代表正义与光明:“这就是证据!你的帽子!”

 

好吧好吧,恶棍摘下帽子,仔细端详;坏蛋恍然大悟。帽子上粘了一张纸条:HE IS THERE ↓

 

坏蛋说:“你们赢了——好的,两支草莓冰激凌,加彩色橡皮软糖和巧克力条。嘘,千万别告诉妈妈。”他竖起食指,做了个“要保密”的手势,孩子们认真地点头。这又是和舅舅的秘密。坏蛋拉下孩子脸上的面罩,露出红扑扑的脸颊。

 

那恶棍呢?恶棍什么都不想说,恶棍哽咽着,徒劳地,想用布有扭曲伤疤的手,抱紧即将散去的灰白影像,却再次抓了个空。只有黑暗、只有罪恶、只有自己。他喉咙里堵着棉花,泪水比血还滚烫炙热。

                                                                                                                 End.

注释

①:爱丽儿是迪士尼动画长片《小美人鱼》里小美人鱼的名字,不过她没有化作海里的泡沫,而是得到了王子的爱,happy end。但在这里,一切都是虚幻。




偷偷地扔篇文,悄悄的溜走,你们什么也没看到,我才没复出呢。

评论(10)
热度(57)

© 正经人—不说话的是小狗 | Powered by LOFTER